那天我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有麦田,有山坡,有树,有落不下去的夕阳,还有一个少年,金色的短发,和我一起坐在高高的山坡上,偏过头来对我温柔地笑。
他说,哎,桐人,我要是死了的话,你可千万要把我忘了,想记着可是个痛苦的事。你应该好好地连同我这份活下去。比如说去看看海,吃蜂蜜派吃到饱,或者交个漂亮的女孩子?都差不多,随你开心就好。
我摇了摇他的手。
我知道他一向是不会说这种话的,这是个幻象,不过我实在是太想看看他了。夕阳落在他柔软的发间,在那里铺开漂亮的颜色。如同末世降临前的一个傍晚,我最好一直看着他。他翠色的眼瞳——我感到悲伤正在用力扯开心脏,他只是对着我那么一笑,我就感觉我快要被什么击倒了。
转眼间他就躺在我的怀里了,柔软的金发蹭着我的手臂,他的眼睛在死亡面前愈发明亮。桐人,桐人,桐人,他小声地喊我的名字,我的手指抚过他瘦削的脊背,鲜血在那里留下腥甜的痕迹,仿佛是神落下的亲吻。别生气,所有人都会有这么个过程的。他快说不出话了,冰冷的指尖靠上我的。一把断剑躺在那里,冰蓝色的蔷薇在四处开放。
你留下来,我恳求他,握住他的手指,可是它们很快就变得无力,有什么从里面被抽走了。它们变得苍白,冰冷且僵硬,再也无法拿起缀着青色蔷薇的剑。他终于能从这个遍布束缚的世界离开了。
想记着可真是个痛苦的事。



一枚没写完的刀片,忍不住发一下……
我回坑了(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3 )

© Sakurako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