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afutin】夏日与海与一个并非永恒的梦。

*Mafutin结业式,基本已爬墙,最后一篇啦。

*给共生儿的生日礼物, @每天都觉得自己一米八的的吴钰 阿钰生日快乐!!!

那么,开始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
“你终于来啦。”Akatin回过头,有点高兴地看着Mafumafu。

“嗯。”他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,半眯着眼,任凭微凉的海风吹在脸上。

“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来,”Akatin说,“毕竟这里的时间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,感觉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,可是太阳还是没有落下去。”他转过头去看Mafumafu,带着混杂着少年与青年人特征的面容。“但是你终于来啦。”

“嗯。”Mafumafu含糊地应了一声,没有转过头去,而是继续盯着远处。白鸟盘旋着上升,黄色的阳光就透过它们洒下来,落在泛着波浪的海面上。

周围没什么人,但是能听见隐隐约约的人们说话的声音,木屐踏在柏油马路上的声音,和孩童们打闹的笑声,独属于这个季节的气息透过不那么明晰的空气传过来。

“夏天就快过去啦,”Akatin接着说,“很难说这是好是坏,虽然很讨厌夏天的热气和蚊子,可是过了这个季节就再也看不见成群的蜻蜓和明亮的日光了,虽然秋天的温暖阳光也不错,但是夏天似乎是更能让人开心起来的季节呢。”

“唔,”Mafumafu的视线终于离开了那群飞得越来越高的白鸟,他转过头来也看着Akatin,“也没有那么容易过去……不,我是说,如果你想的话。”

Akatin轻笑起来。

“你把魔法师想成什么啦,”他说,“虽然偶尔考试做个弊,作业抄张卷,或者让贝斯和架子鼓自己弹奏自己这种事可以办到,但是看透命运,连接因缘,改变时间这种事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吧?这种事大概只有拯救世界的人或者空想家才有能力办的到吧。”

“等等……抱歉,你刚刚说了什么?中间那里我好像没太听清。”Mafumafu有点困惑地皱了皱眉。

“啊,我是说我办不到啦,改变季节这种事。”Akatin说。

Mafumafu点了点头。

“不得不说,有的时候我确实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”Akatin换了只手撑住下巴,“就像我刚刚已经给你解释了我在说什么,你却还在皱眉一样,我敢打一顿烤肉的赌你刚刚在想别的事,但是是为了什么我就猜不出来了。”

“啊……抱歉,一些小事而已。”Mafumafu回过神似得轻轻摇了摇头,“这个时候的海滩没什么人呢,原来以为会很喧闹,可是现在看来这种安静的气氛实在很能给人灵感,我该把吉他带出来的。”

“也许吧。”Akatin了然地点了点头,“不过,这样也挺好,不是吗?”他歪了歪头,“好久没这样安静地什么都不用想了,对吧?”

“长时间的不用思考会让大脑变钝的哦,”Mafumafu一本正经地说,又舒展开了一个笑容,“随便说点什么吧,Tin桑在我来之前在想什么呢?”

“我已经说过啦,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来,”Akatin伸出了两只手,竖起食指,“自己跟自己打赌,左边的这只手说你在太阳落下去之前就能来,”他的左手食指弯了弯,“右边的说天黑之前你能来。”他又晃了晃右手食指,然后舒展了剩余的手指,把两只手交叉到了一起。“我正在这样想着,你就来啦。”

“那有什么区别吗。”Mafumafu反驳,“太阳落下去之后天就会黑了嘛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啊,”Akatin换了个姿势,“反正一会就能知道谁对谁错了,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会嘛。”

“好吧。”Mafumafu点了点头。

风从他们的衣角边上掠过去,席卷着柔软的海浪的气息,这些风在这里变得柔和,可是谁也不知道它们在来到这里之前是什么样子的,也许它们曾经把高高地悬在他们头顶的云捏成别的什么形状,或者把现在海面上泛起的微微浪潮卷成汹涌的波浪,但是这对现在坐在这里的两个人来说都无可厚非,他们现在正在坐在一起看太阳往下落,这就足够了。

“Tin桑相信无限产生无限这个理论吗?”Mafumafu突然问道。

“嗯?”Akatin有些疑惑的摇摇头,“无限产生无限……这是在说什么?”

“唔,”Mafumafu把视线投向大海,“简而言之就是万事皆有可能……吧。具体来说,你相信猴子能自己打出莎士比亚的作品吗?“

“那是不可能啦,”Akatin愣了一下,很快笑着摇头。

“但是如果有无限多的猴子在无限多的打字机上打字,且在无限长的时间里,”Mafumafu换了口气,“那么一定会有一只猴子打出连带标点在内所有的一整部作品的。”

“啊……就像高中数学老师讲过的那个?”Akatin很快反应了过来,学着中年男人的语气说,“‘圆周率里包含了你的生日,你父母的电脑密码,你收到的第一封情书的内容,你一生的命运,这些都包含在一个符号里。’说实话,这节课我没听,是后来听你的同学说的。”

“所以,总会有一天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。”Mafumafu说。

“你发现啦?”Akatin有点忧郁地说,“我还以为至少天黑之前你是不会发现的。”

“我可以让这个夏天永远都不结束,”Mafumafu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自顾自地说,“我也可以让太阳永远停在那里,或者落下去之后天马上变黑——虽然我知道实际上会有那么一会,天边会充满余晖的。”

“我曾经说,再也会不空想出来这样一个新的世界,这里的Akatin不是真正的Tin桑,我恐惧于自己沉溺于此……再也无法从梦境中回到现实,也无法寻找到真正的Tin桑。”

“但是在如此长的时间过去之后,我还是来到了这里。我只是……想看看你。”

“无限长的时间里有无限的可能……所以我一直坚信着我一定能寻找到你,尽管我亲眼看到你在我面前消失,但是,Tin桑可是魔法师哦?一定会有那无限中唯一的可能啊……?”

Akatin有一瞬间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。

“空想家也只是空想家而已,他们是永远不会真正创造出什么东西的。”Mafumafu擦了擦眼睛,带着点孤寂的语气说,“所以当这个真正发生过的黄昏在这里结束的时候……我就该走了。”

2.

“啊……就像高中数学老师讲过的那个?”Akatin很快反应了过来,学着中年男人的语气说,“‘圆周率里包含了你的生日,你父母的电脑密码,你收到的第一封情书的内容,你一生的命运,这些都包含在一个符号里。’说实话,这节课我没听,是后来听你的同学说的。”

“哦,”Mafumafu说,“说起来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还没说?”

“你发现啦?”Akatin有点忧郁地说,“我还以为至少天黑之前你是不会发现的。”

Mafumafu微笑起来。

“好吧……”Akatin极力忍住了想翻个白眼的冲动。“我喜欢你……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也喜欢我,那么,你看,现在太阳落下去了,我们是时候回去了。”

太阳的余晖洒在远处的海平面上。

3.

“好吧……”Akatin极力忍住了想翻个白眼的冲动。

Mafumafu知道接下去他会说什么,他抢先站了起来,回过头背对大海和对着那个回忆中Mafumafu微笑的Akatin,向着笼罩在阴影里的道路走去。

“我喜欢你……”Akatin说,“你能再说一句喜欢我吗?”

海风吹乱了他们的发丝,白鸟叽叽喳喳地在远处飞向不知名的地方,木屐的声音和孩子们的争吵声越来越远,成群的蜻蜓在空中飞舞,好像一片薄云一样扰乱了混沌的光线,最后淹没在不那么明晰的空气里。

夏天还未结束,于是明亮的阳光理所应当地洒了下来。

Mafumafu猛地回头去看那个坐在海滩上的人,而他也在回头注视着他。

“嘿,”Akatin说,“我存在在那无限中的唯一的可能中,不过看来你还得再花点时间才能找到我。”他笑了笑,身影在夏日的阳光里越来越淡。“不过,那一天总会到来的,这下我确认到啦。”

“看来你现在比我厉害多啦,我无法看透命运,连接因缘,改变时间,但是如果是现在的你的话,说不定真的可以……一定可以的啊。”他说。“那么,再见啦。”

4.

Mafumafu站在清浅的海水里,面对着泛着波浪的大海,初夏的海风吹在他的脸上。

他俯下身来亲吻大海,如同亲吻他永恒的恋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是一个大魔法师。

不是开玩笑哦。

虽然说称为幻想师更贴切一点,不过果然我还是喜欢大魔法师这个称呼。

我在找一个人。

时间流转,如果以正常的计数方法的话也许过去了很长时间,不过我并没有那么准确的实感就是了。

虽然有时候会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,但是我始终没有忘记那个人的声音。

“找到你啦。”

我转过身,看见铭刻在记忆深处的笑容。

好吧,我想我不是出现幻觉了。

我转过身吻了他。

如同亲吻那天泛着阳光的海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到这里全篇就结束啦……嗯。

亡羊补牢地加点后记。

在坑里呆了一年半,真正萌出血来的时间其实不过半年,期间经历了很多事,以前也写过一点文。

当时萌他俩的时候突然想过,怎么可能淡圈呢。

现在看来真是物是人非啦……

现在唱见圈基本全爬墙了去了别的圈,留下的几个也基本都是单人中心向,lof上有两三篇坑,但是别想了我八成不会填了【

感谢这对CP。

至少在人生的历程里面,你们陪我走过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再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写点东西给共生儿。

我们认识有一年半啦……感谢命运让我认识了你。

You are always the light that dislodges the shadow from my life.

Thank you,and,Happy Birthday To You.

爱你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akurako.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9 )
  1. Sakurako.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Miracle.

© Sakurako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