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我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有麦田,有山坡,有树,有落不下去的夕阳,还有一个少年,金色的短发,和我一起坐在高高的山坡上,偏过头来对我温柔地笑。
他说,哎,桐人,我要是死了的话,你可千万要把我忘了,想记着可是个痛苦的事。你应该好好地连同我这份活下去。比如说去看看海,吃蜂蜜派吃到饱,或者交个漂亮的女孩子?都差不多,随你开心就好。
我摇了摇他的手。
我知道他一向是不会说这种话的,这是个幻象,不过我实在是太想看看他了。夕阳落在他柔软的发间,在那里铺开漂亮的颜色。如同末世降临前的一个傍晚,我最好一直看着他。他翠色的眼瞳——我感到悲伤正在用力扯开心脏,他只是对着我那么一笑,我就感觉我快要被什么击倒了。
转眼间他就躺在我...

2017-05-12

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。
我不在那里,我不曾睡去。
我是呼啸鸣响的雪风,摇动库尔扎斯银白色的树梢。
我是明亮安静的日光,照耀伊修加德的重街叠巷。
我是静谧温和的晨星,指引雾海以饱含希冀的明光。
我从你身边掠过,如同云顶柔软的风。
我注视你拍打衣服上的雪,伸出手替你整理行囊。
我是歌唱的鸟,我是流传的诗。我存在于一切的美好,时间拒绝将我遗忘。

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。
我不在那里,我从未离去。

原诗自玛丽·伊丽莎白·弗莱 《化为千风》
参考有山口山改编版。

2016-11-12

“你的手。”格里诺拈起一颗葡萄,轻佻地点了点头向他示意,他没有恶意,只是贵族的身份使他习惯于看轻一切。“长得不错。”
波勒克兰笑了一声,轻巧地把葡萄从他主子手里夺过,动作灵巧得像只豹子,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眼前一闪而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能和你做个朋友吗!”衣着同样破烂的少年把手伸向年轻的白发精灵。
真是双漂亮的手啊,他漫无边际地想。
云雾街多了一具无名尸体,这已经被习以为常,可是他的口袋里多了几枚铜币和一块面包,管他沾没沾血呢,活下去才是最主要的命题。波勒克兰推开了酒馆破烂的木门,这是一个黑市。

2016-09-26

【115】鸣月之风

*苍穹骑士团 让勒努x阿代尔斐尔
*标题和正文完全没有关系系列
*放飞自我,开车上天。

打完最后一个字加上标点之后我的内心十分平静,没有一丝波澜。
在这里十分感谢紫水相棒组每次冒昧打扰的时候都喂我狗粮吃【。
以及感谢各位太太的产出,爱你们,比一个哈特。

http://bulaoge.cn/topic.blg?tuid=116499&tid=3198663#Content

不老歌不知道好不好用,打不开的话请来找我要呀w

2016-09-17

【Mafutin】夏日与海与一个并非永恒的梦。

*Mafutin结业式,基本已爬墙,最后一篇啦。

*给共生儿的生日礼物, @每天都觉得自己一米八的的吴钰 阿钰生日快乐!!!

那么,开始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
“你终于来啦。”Akatin回过头,有点高兴地看着Mafumafu。

“嗯。”他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,半眯着眼,任凭微凉的海风吹在脸上。

“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来,”Akatin说,“毕竟这里的时间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,感觉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,可是太阳还是没有落下去。”他转过头去看Mafumafu,带着混杂着少年与青年人特征的面容。“但...

2016-05-02
1 / 2

© Sakurako. | Powered by LOFTER